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更新 > 阅读 > 详细内容
我看了【大唐首富】第十五章 要被祭旗了
发布时间:2019-3-16  阅读次数:569  字体大小: 【】 【】【
林家泰感到一阵一阵的发凉,一个冷颤之后,醒了过来。
 四周一片漆黑,黑暗中,几双发亮的眼睛,正专注而贪婪地盯着自己。
 是几条饿狗。
 林家泰一下子明白过来,自已诈死成功,已被王胡子从牢房送了出来,扔在了城外的乱坟岗。
 看来,牢头王胡子,业务方便很过硬,对自己醒来的时间掐得很准,假如自己再晚一些醒过来,这几条野狗一定会将自己生吞活撕了。
 林家泰知道,赤手空拳对付不了这几头饿急了狗,他伸手一摸,摸到了一根棍子,立即抓在了手里。林家泰心想,王胡子的职业道德也不错,还在自己的手边放了一根打狗棒。
 林家泰飞身跃起,口中一声暴喝,同时将手中的棍子抡了一个圆圈。
 那些惯于在这乱坟冈吃死尸的野狗,没想到这个到嘴的夜宵,竟然是个活人,大惊之下,仓惶退了好远,却也不甘心就此放弃,彼此之间几声低吠之后,又一起向林家泰冲了过来。
 林家泰已在狗们退后的时候,从地上拾了好些石头在手中,此时见狗们又疯狂的冲上来,便将石头向狗们扔去,同时挥着手中的棍子,迎着叫最凶的一只狗打去。
 几个回合之下,狗们只得悻悻地败退了。
 “这根棍子真不错!”林家泰说着将手中的棍子凑到眼前。
 这一看,却吓得林家泰赶紧的将棍子扔了。
 原来这所谓的棍子,正在黑暗中泛着森森的白光,哪里是棍子,分明是一条人的腿骨。再看地下,白森森的,全是死人的骨头。林家泰明白,刚才自己扔出去的石头,也是人骨头。
 林家泰不想在这乱坟冈多待一分钟,他四下观望一下,想选择一个方向,发现右手边的树下,有一匹马。那是和王胡子说好的马,用来代步,也用来指示去晋阳的方向。
 这是一匹又老又瘦的马,虽然坐在上面,屁股被咯得疼,林家泰还是立即骑着它离开了。
 王胡子告诉过他,诈死的人,必须立即消失,就连黄英武也不能去见。
 天大亮的时候,终于来到一个人口稠密的集镇。
 早早的,当铺没有开门,神仙袋里的东西,变不了现钱。
 林家泰正在发愁,却发现马鞍上搭了一个布袋,一夜着急赶路,也没发现。
 林家泰心想,一定是王胡子准备好的,说不定里面就有点钱呢。
 果然,一百文钱,几块干粮。
 林家泰不由一笑,自从收下自己的好处后,王胡子就和自己绑在一起了,今夜他一定在祈祷自己一路平安,远走高飞。
 林家泰看了一眼自己的破衣瘦马,找了一家最寒酸的客栈住下了。
 取了神仙袋里的牛奶面包吃过,林家泰又睡了一觉。
 一觉醒来,已到中午,林家泰便又取了手镯两副,挂件两只,直奔当铺而去。
 林家泰的手镯和挂件,看上去成色很好,晶莹透明,毫无杂质,却又少了几分润泽。当铺的伙计,看了又看,还是拿捏不住,只得喊了掌柜的亲自过目。
 掌柜在仔细端详之下,给了林家泰一个不错的价格。
 林家泰拿了钱,便去了成衣铺,给自己买了几身时下最好的衣服。
 路过一间很大的客店时,林家泰闻到了里面饭菜的香味,他很想进去大吃一顿,但想到牢中的木士明,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直接去了骡马集市。
 因为是赛马俱乐部的成员,对马的优劣,林家泰还是能够分辨的。他以很高的价格,挑选了一匹马头高昂,口色红润,耳小鼻大,四蹄如桩的骏马。
 果真是一匹好马,跑起来蹄下生风。
 林家泰快马加鞭,日夜兼程来到晋阳。
 满以为可马上可见到李世民的林家泰,却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李渊在雀鼠谷身陷重围。
 原来,李渊任晋阳留守不久,隋炀帝就命他带兵率兵讨伐农民起义军首领甄翟儿。李渊与甄翟儿遭遇在雀鼠谷,李渊属下只有几千人,被甄翟儿大军重重包围。
 这段历史,林家泰是知道的。几经打听,林家泰来到了留守府。
 “烦请通报二公子,在下受人之托,欲见二公子。”看留守府门前的几个兵士一脸阴沉,林家泰格外小心地说。
 “我们家二公子,是什么人都可以见的吗?”几个兵士蛮横地将林家泰推出老远。
 林家泰不肯就此离去,三番五次的陪着笑脸上前恳求,却都被打脸。
 林家泰正要再想别的办法,一个老兵把他扯到了墙角说:“我看你也是真心有要事想见二公子。我家二公子已率精兵前往雀鼠谷救援主公去了。”林家泰问过雀鼠谷方向,往老兵的手里塞进一把银子,便直奔雀鼠谷而去。
 雀鼠谷外,并不见一兵一卒,雀鼠谷深处,到是有喊杀之声。
 林家泰正在四外观望,犹豫要不要进得谷中去,身后的密林里突然窜出几个人来,一把将林家泰从马上从马上撸下,直接揪进了树林。
 原来密林深处扎有兵营。
 林家泰认得隋军的铠甲,眼前这些兵士穿的正是隋军的铠甲,林家泰心中一喜,一定是李世民藏兵于林中,准备夜袭救父了。
 “此人在林外贼眉鼠眼的四处张望,一定是个奸细。”两个兵士将林家泰带到一个将领的面前。
 “在下林家泰,受木士明所托,前来求见二公子李世民,并非奸细。”林家泰慌忙说。
 “从未听说过木士明其人。”那将领说。
 那将领又问:“今夜的口令是什么?”
 “我千里迢迢而来,并不知什么口令。”林家泰如实说道。
 “哼,夜闯兵营,分明就是一个奸细。”一个兵士说。
 “不,我不是什么奸细,我确实是受人所托来见二公子李世民的,我身第15章要被祭旗了
 林家泰感到一阵一阵的发凉,一个冷颤之后,醒了过来。
 四周一片漆黑,黑暗中,几双发亮的眼睛,正专注而贪婪地盯着自己。
 是几条饿狗。
 林家泰一下子明白过来,自已诈死成功,已被王胡子从牢房送了出来,扔在了城外的乱坟岗。
 看来,牢头王胡子,业务方便很过硬,对自己醒来的时间掐得很准,假如自己再晚一些醒过来,这几条野狗一定会将自己生吞活撕了。
 林家泰知道,赤手空拳对付不了这
几头饿急了狗,他伸手一摸,摸到了一根棍子,立即抓在了手里。林家泰心想,王胡子的职业道德也不错,还在自己的手边放了一根打狗棒。
 林家泰飞身跃起,口中一声暴喝,同时将手中的棍子抡了一个圆圈。
 那些惯于在这乱坟冈吃死尸的野狗,没想到这个到嘴的夜宵,竟然是个活人,大惊之下,仓惶退了好远,却也不甘心就此放弃,彼此之间几声低吠之后,又一起向林家泰冲了过来。
 林家泰已在狗们退后的时候,从地上拾了好些石头在手中,此时见狗们又疯狂的冲上来,便将石头向狗们扔去,同时挥着手中的棍子,迎着叫最
凶的一只狗打去。
 几个回合之下,狗们只得悻悻地败退了。
 “这根棍子真不错!”林家泰说着将手中的棍子凑到眼前。
 这一看,却吓得林家泰赶紧的将棍子扔了。
 原来这所谓的棍子,正在黑暗中泛着森森的白光,哪里是棍子,分明是一条人的腿骨。再看地下,白森森的,全是死人的骨头。林家泰明白,刚才自己扔出去的石头,也是人骨头。
 林家泰不想在这乱坟冈多待一分钟,他四下观望一下,想选择一个方向,发现右手边的树下,有一匹马。那
是和王胡子说好的马,用来代步,也用来指示去晋阳的方向。
 这是一匹又老又瘦的马,虽然坐在上面,屁股被咯得疼,林家泰还是立即骑着它离开了。
 王胡子告诉过他,诈死的人,必须立即消失,就连黄英武也不能去见。
 天大亮的时候,终于来到一个人口稠密的集镇。
 早早的,当铺没有开门,神仙袋里的东西,变不了现钱。
 林家泰正在发愁,却发现马鞍上搭了一个布袋,一夜着急赶路,也没发现。
 林家泰心想,一定是王胡子准备好
的,说不定里面就有点钱呢。
 果然,一百文钱,几块干粮。
 林家泰不由一笑,自从收下自己的好处后,王胡子就和自己绑在一起了,今夜他一定在祈祷自己一路平安,远走高飞。
 林家泰看了一眼自己的破衣瘦马,找了一家最寒酸的客栈住下了。
 取了神仙袋里的牛奶面包吃过,林家泰又睡了一觉。
 一觉醒来,已到中午,林家泰便又取了手镯两副,挂件两只,直奔当铺而去。
 林家泰的手镯和挂件,看上去成色很好,晶莹透明,毫无杂质,却又少
你看的每一条广告,都是作者大大的版权费


了几分润泽。当铺的伙计,看了又看,还是拿捏不住,只得喊了掌柜的亲自过目。
 掌柜在仔细端详之下,给了林家泰一个不错的价格。
 林家泰拿了钱,便去了成衣铺,给自己买了几身时下最好的衣服。
 路过一间很大的客店时,林家泰闻到了里面饭菜的香味,他很想进去大吃一顿,但想到牢中的木士明,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直接去了骡马集市。
 因为是赛马俱乐部的成员,对马的优劣,林家泰还是能够分辨的。他以很高的价格,挑选了一匹马头高昂,
口色红润,耳小鼻大,四蹄如桩的骏马。
 果真是一匹好马,跑起来蹄下生风。
 林家泰快马加鞭,日夜兼程来到晋阳。
 满以为可马上可见到李世民的林家泰,却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李渊在雀鼠谷身陷重围。
 原来,李渊任晋阳留守不久,隋炀帝就命他带兵率兵讨伐农民起义军首领甄翟儿。李渊与甄翟儿遭遇在雀鼠谷,李渊属下只有几千人,被甄翟儿大军重重包围。
 这段历史,林家泰是知道的。
 几经打听,林家泰来到了留守府。
 “烦请通报二公子,在下受人之托,欲见二公子。”看留守府门前的几个兵士一脸阴沉,林家泰格外小心地说。
 “我们家二公子,是什么人都可以见的吗?”几个兵士蛮横地将林家泰推出老远。
 林家泰不肯就此离去,三番五次的陪着笑脸上前恳求,却都被打脸。
 林家泰正要再想别的办法,一个老兵把他扯到了墙角说:“我看你也是真心有要事想见二公子。我家二公子已率精兵前往雀鼠谷救援主公去了。”
 林家泰问过雀鼠谷方向,往老兵的手里塞进一把银子,便直奔雀鼠谷而去。
 雀鼠谷外,并不见一兵一卒,雀鼠谷深处,到是有喊杀之声。
 林家泰正在四外观望,犹豫要不要进得谷中去,身后的密林里突然窜出几个人来,一把将林家泰从马上从马上撸下,直接揪进了树林。
 原来密林深处扎有兵营。
 林家泰认得隋军的铠甲,眼前这些兵士穿的正是隋军的铠甲,林家泰心中一喜,一定是李世民藏兵于林中,准备夜袭救父了。
 “此人在林外贼眉鼠眼的四处张望
,一定是个奸细。”两个兵士将林家泰带到一个将领的面前。
 “在下林家泰,受木士明所托,前来求见二公子李世民,并非奸细。”林家泰慌忙说。
 “从未听说过木士明其人。”那将领说。
 那将领又问:“今夜的口令是什么?”
 “我千里迢迢而来,并不知什么口令。”林家泰如实说道。
 “哼,夜闯兵营,分明就是一个奸细。”一个兵士说。
 “不,我不是什么奸细,我确实是受人所托来见二公子李世民的,我身
你看的每一条广告,都是作者大大的版权费


上有信物,要面呈二公子。”林家泰紧张地说。
 “哼,还要见二公子,分明就是甄翟儿的刺客,拿下!”那将领一声威喝,兵士们一拥而上,容不得林家泰有任何反抗,一下子就将他绑了起来。
 “我不是奸细,更不是刺客,诸位若是不信,可通报二公子。木兄正在危难之中,正盼着二公子援救。”林家泰大声反抗。
 “二公子正在谋划计救主公一事,你在此嚷嚷,分明是想扰了二公子的心神,其心可诛。快将他的嘴堵上,二公子一旦定下计策,就用他来祭旗。第十五章节就到这里。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扫描关注本站公众号

网站管理 

吉ICP备19000475号-1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图片、文字、视频来源网络,分享给大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权问题联系本站。将第一时间删除!

收录查询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