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更新 > 热点 > 详细内容
特朗普向墨挥舞关税大棒,能解决非法移民问题吗
发布时间:2019-6-3  阅读次数:689  字体大小: 【】 【】【

  当地时间2018年11月19日,墨西哥边境城市墨西卡利,一名中美洲移民试图攀爬边境隔离墙进入美国。(视觉中国/图)

  历史上看美国南部部分州原先就是墨西哥领土,这些庞大的非法移民进入美国就如同在墨西哥的另外城市生活,由于地理位置和日益庞大的族群,他们不需要刻意融入美国社会,对美国的国家认同感并不强。因此他们大多将在美国的收入大笔的汇回墨西哥,据2007年国际农业发展基金会统计,每年移民汇款达到240亿美金,是墨西哥的第二大外汇来源。

  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地时间2019年5月30日宣布,若是墨西哥不阻止非法移民潮,美国将于6月10日起向所有墨西哥输美商品加征5%关税。若是非法移民问题得不到改善,关税还将逐步增加,7月1日增至10%、8月1日增至15%、9月1日增至20%、10月1日增至永久性的25%。

  特朗普在白宫的一份声明中称,他是根据《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做出这一决定,只有在“墨西哥采取有效手段缓解了非法移民危机”时他才会取消加征关税。其后白宫称关税将一直维持在25%,除非墨西哥大规模阻止借道墨西哥的非法移民潮才会停征关税”,“如果非法移民危机在墨西哥采取有效行动下,获得缓解,待我们自行斟酌判断后,关税将会撤销,而美国国土安全部在白宫声明后也立刻采取行动,来阻止中美洲移民提出庇护申请,尤其是禁止申请人在本国以外的国家居住地来申请入美”。

  特朗普突然加征关税是由于5月29日凌晨美国得州埃尔帕索边界巡防队一举逮捕1036人,为边界巡防队历来碰上的最大一批移民群。特朗普由于非法移民问题突然对墨西哥征收关税,这将由来已久的美墨边境非法移民问题再次呈现在世人面前。

  美墨战争往事

  在十九世纪中叶美国开始了大规模的西部拓疆运动,美国的大批东部移民进入当时属于墨西哥领土的加利福尼亚、得克萨斯、墨西哥等地。由于移民的涌入,人口结构的改变,加上墨西哥1810年独立后准备废除黑奴制度,这引起了当时得克萨斯的庄园主们的极大不满,因此要求脱离墨西哥独立,并向美国政府求援。

  美国政府当时没打算管这事,但是墨西哥在得克萨斯边境杀害187名美军后,美军开始进行反击并击溃了墨西哥,得克萨斯因此独立并自愿加入美国成为美国当时的一个州。

  但墨西哥并不甘心,不承认得州独立并企图收复国土,并在1846年俘虏了美国一队边境巡逻队后宣称美国入侵了墨西哥然后主动向美国宣战。

  美国应战,在被美国人后来称为国家英雄的泰勒将军指挥下,美军攻占了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墨西哥被打得损兵折将一败涂地,于是被迫签订《瓜达卢佩?伊达尔戈条约》,割让了现在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内华达、新墨西哥、犹他、怀俄明、亚利桑那、科罗拉多等近190万平方公里的地区,相当于墨西哥当时领土面积的一半。

  从此墨西哥元气大伤再也没有和美国叫板的实力。《瓜达卢佩?伊达尔戈条约》签定后,大约6万名墨西哥当地居民成为新墨西哥州的美国公民。此外还有一万人居住在加州,形成了早期的墨西哥移民。

  识字法案与《紧急配额法》

  十九世纪中叶由于二次工业革命使得航海技术极大发展,此时美国的移民绝大部分来自欧洲。在1850年-1920年,欧洲出现大约5500万移民,其中3000万移民去了美国。而大量移民以及非法移民涌入使得美国当时出现了第一次由移民潮而引起的政治危机。从1913年开始,国会两次提出基于文化测验的移民法,规定申请来美国的16 岁以上移民应能看懂英语或者其他语言。

  尽管时任总统威尔逊曾两次行使否决权,但美国工人组织和农场主的代表在白宫前激烈抗议,他们认为新移民会影响自己的经济利益,并加重社会的负担。美国教育界同样大都支持文化测试,认为未受教育的外国人很难融入美国社会。在这种特殊氛围下,美国社会利用文化测试限制移民的呼声几乎取得绝对优势。

  最后国会在1917 年2 月以2/3 多数推翻了威尔逊的否决,正式通过了1917移民法案,俗称“识字法案”。这部法案是美国第一个严格限制移民的法案,1917年移民法通过后,国会又在1921年推动通过《紧急配额法》,规定以1910年人口普查时的数量为基准,对各移民来源国赋予每年不超过3%的移民限额。随后1924年移民法的限制变得更为严厉,不仅将配额上限下调至2%,更规定自1927年7月1日起每年移民总数不得超过15万。

  但是该法案对美洲国家的移民相对宽松,墨西哥和加勒比地区以及南美国家自由地往美国移民。尤其是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对周边国家民众的吸引力就更大了。在40年代后期,墨西哥非法移民开始大规模进入美国,在1944-1954十年时间墨西哥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增加了6000%,大约有一百万非法移民跨过格兰德河进入美国。

  尽管在《紧急配额法》生效的三十年时间里,美国对待墨西哥非法移民执法相当严厉。在20世纪30年代的墨西哥遣返中,通过大规模驱逐和强制移民,估计有50万墨西哥人和墨西哥裔美国人被驱逐出境或被迫移民。在20世纪40年代美墨两国进行联合边境警察行动,并于1954年进行大规模“湿背”联合行动中,美国和墨西哥政府合作将美国的墨西哥非法移民驱逐到墨西哥。此次行动美国移民归化局估计有130万墨西哥人离开美国。

  取消配额,拉美移民激增

  直到六十年代前,美国一直维持严格的移民配额和严格的移民执法,但是60年代美国等西方国家兴起左翼民权运动浪潮,1965年在时任总统林登· 约翰逊时期通过新的《移民和国籍法》取消了对特定国家的配额,它废除了民族来源配额制度,以东西两半球为单位分配移民签证。它还结束了西半球移民不受数量限制的历史。并将移民上限从每年15万人提高到27万人,此外开启了通过难民或寻求庇护者身份获得美国公民的途径。

  1965年以后,美国移民的主要来源地由欧洲转变为亚洲和拉丁美洲。开启了美国十九世纪以来美国又一股移民潮。到了1970年墨西哥在美国的移民人口达到80万,此后来自墨西哥和其他美洲国家的移民和非法移民成倍的增加,由于来自拉美尤其是墨西哥的移民和非法移民激增,1978年美国非法移民达到600万,其中一半是来自墨西哥,其余来自牙买加、萨尔瓦多等美洲国家。

  里根大赦

  在这种情况下,卡特政府在1978年不得不成立“移民与难民政策委员会”以监督1965年移民法实施状况和提出修改意见,八年后到了1986年里根政府时期,政府与国会合作达成共识终于出台《移民改革和控制法》,主要内容是通过《雇主处罚条例》来对雇主进行处罚,另外大赦300万非法移民成为合法公民,此外加强南部边境安全。

  现在看来里根政府特赦300万非法移民成为他政治方面的一大失误,因为墨西哥移民和非法移民78%居住在南部四个州,近一半居住在加州,由于里根的大赦,使得加州这个深红州逐步变成了深蓝州。

  千万非法移民

  由于1965年以来逐步宽松的移民政策和里根政府的大赦行动,使得九十年代美国社会的反移民情绪越来越强烈,于是在克林顿时期也出台了《1996年非法移民改革与移民责任法》,遏制以墨西哥非法移民为主的非法移民发展趋势。尽管联邦政府采取了更为严厉的措施,但墨西哥非法移民依然难以得到控制。

  尤其是1994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美墨之间的人员货物流动比以往更紧密,非法移民问题愈发突出,从1965年开始到2000年墨西哥非法移民激增,但是美国针对移民执法行动总是跟不上形势。比如1986年出台《移民改革与控制法》两年后,边境逮捕的墨西哥非法移民降到90万人,但到了1991年就回升到110万人,九十年代墨西哥非法移民不降反升,1990年在美的墨西哥非法移民为200万人,到了2000年上升到480万人。

  2000年以后尤其是“9· 11”后,小布什政府将移民规划局撤销成立国土安全部,将美国南部非法移民问题上升到国家安全高度,在此基础上与墨西哥持续协商以便两国共同解决非法移民问题,但是治理效果依旧不佳,根据皮尤中心统计美国非法移民在2007年达到1220万历史新高,此后也维持在1100万人左右,美国南部的非法移民尤其是墨西哥非法移民问题成为南部各州的一大社会难题。

  雇主、民主党与墨西哥

  究其原因在于1996年虽然出台了《移民改革与控制法》这个当时美国历史上最严格的移民法案,但是由于非法移民劳动力成本巨大优势,使得雇主故意违法雇用非法移民,并且法案有些条款实施时间跨度较长,比如对偷渡者必须经过法院审讯后才能遣返回国,这就需要较长时间才能执行遣返,条款难以发挥作用。

  更主要的是虽然1996年法案规定各州不得提出与联邦政府相违背的移民政策,但是民主党执政的各州各大城市纷纷提出庇护政策,比如不告知联邦政府本地存在非法移民的具体状况,以及不配合联邦政府的执法人员进行执法等。这些都使得1996年的移民法在执行过程中大打折扣。

  此外,墨西哥政府虽然与美国合作,但是实际上对于本国的非法移民问题采取了某种宽松纵容的管理方式,因为地理上美国南部唯一陆地接壤的国家就是墨西哥。而且从历史上看美国南部部分州原先就是墨西哥领土,这些庞大的非法移民进入美国就如同在墨西哥的另外城市生活,由于地理位置和日益庞大的族群,他们不需要刻意融入美国社会,对美国的国家认同感并不强。因此他们大多将在美国的收入大笔的汇回墨西哥,据2007年国际农业发展基金会统计,每年移民汇款达到240亿美金,是墨西哥的第二大外汇来源,这也就是墨西哥对非法移民不肯严格管理的重要原因。

  特朗普打击非法移民

  特朗普在竞选时将美墨边境安全问题以及打击美墨边境非法移民问题作为自己的最重要竞选纲领之一。上任后大力推行美墨边境建墙,结束先抓捕后释放的政策,并结束奥巴马政府缺乏执行力的移民政策,不再允许有犯罪记录的外国人可以生活在美国而坚持驱逐,对待非法移民实行零容忍政策,此外还终结非法移民庇护城市,加强移民执法机构的执法,为移民及海关执法局增加两倍人手等。

  特朗普对非法移民的强力打击政策,在上任初期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2017年2月根据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数据,当月该局抓捕或者阻止试图从墨西哥进入美国的人数大约为840人,比上年同期下降了36%,比同年1月下降了39%。

  过境墨西哥非法移民剧增

  此时墨西哥本土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确实大为减少,但是到了2018年9月由于中美洲国家尼加拉瓜、萨尔瓦多、洪都拉斯连年的经济不景气,政局不稳,社会动荡造成了大量当地居民过境墨西哥准备进入美国。这些移民得到了全球左翼组织和墨西哥当地政府的支持,以车队的形式得以顺利达到美墨边境,数万人的移民由于数量庞大走正规的渠道进入美国需要很长甚至数年时间,所以这些准移民大多数冒险以非法移民的形式进入美国,美墨边境压力陡然剧增。

  虽然特朗普动用国家紧急状态排除了修建美墨边境墙的障碍,并动用超过以往政府动用的庞大国民警卫队去美墨边境进行执法,防止大规模非法移民涌入美国,但是墨西哥政府的不作为,效果并不理想,今年三四月份南部边境抓捕的非法移民都超过十万,创下十二年同期新高。

  特朗普祭起关税大棒

  根据以往的历史规律,如果墨西哥政府不大力配合美国进行非法移民执法的话,美国南部非法移民问题很难彻底得到根治,因此特朗普今年三月就提出关闭美墨边境施压墨西哥控制非法移民,但是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在5月29日美墨边境的埃尔帕索抓捕1036名史上单日最大非法移民群后,特朗普终于祭出关税重拳砸向墨西哥。

  实际上针对墨西哥征收关税,特朗普早有准备,在上任伊始与时任墨西哥总统培尼亚就美墨边境墙出资问题上,特朗普就提出对墨西哥货物征收关税来迫使墨西哥出资。

  因此在目前南部边境安全异常严峻的情况下,特朗普不顾重要阁僚和共和党重量级参议员反对,依旧动用关税武器来迫使墨西哥坐下来协商美墨边境非法移民问题。

  6月1日墨西哥外长紧急飞往华盛顿与特朗普政府进行协商,但是在目前情况下两国能否就存在两个世纪的美墨边境非法移民问题达成共识尤其是执法共识确实难以预知,但是无论如何在维护美墨边境安全和严厉打击非法移民问题上,特朗普下的决心很大。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扫描关注本站公众号

网站管理 

吉ICP备19000475号-1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图片、文字、视频来源网络,分享给大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权问题联系本站。将第一时间删除!

收录查询
分享按钮